"那又为什么呢?"我问。 她说着就噘噘嘴

时间:2019-11-05 10:27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精通六法

  她说着就噘噘嘴,那又为什么呢我问笑笑。一笑,嘴角上的小酒涡就出来了。

那又为什么呢我问“没想到你真是第一次。”我干着喉咙说。那又为什么呢我问“没有。”

  

那又为什么呢我问“那……那我怎么办呢?我千里迢迢啊……”“那个?呀,那又为什么呢我问你个死长毛你真该死!原来你也不老实,不是个好东西!”“那好吧,那又为什么呢我问还是那句话,那又为什么呢我问就算我认识你,就算你是徐阳,可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你一二再再二三地冒充徐阳来纠缠我,以为我好欺侮吗?我告诉你,我这个人最恨的就是恩将仇报的人,如果你真是徐阳,我更不会客气!”

  

那又为什么呢我问“那就试试吧。”那三个人中的一个说。那又为什么呢我问“那么你是……”

  

那又为什么呢我问“那么我……我做了吗?”

那又为什么呢我问“那你们干嘛让我进来?现在又让我走?我到哪儿去呢?”结果我稀里糊涂地来到了北京。货车停下来的时候我还在呼呼大睡,那又为什么呢我问是卸货的搬运工把我弄醒的。他们没骂我,那又为什么呢我问只说到站了,走吧。我揉揉眼睛,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粮库。这个粮库真大,我沿着铁轨走了大半个上午才走出来。出了粮库,又往东走,到太阳偏西时,我发现自己来到了北京。太阳像个红饼,天空一片瓦灰,老有鸽子像黑芝麻似地撒在广大的瓦灰里。

结果争来争去,那又为什么呢我问赶车的时间早过了。紧接着南城晚报又连载了由江南生执笔的中篇报告文学《徐阳的路》。他们说如今大家都是这个套路,那又为什么呢我问前面是吆喝一嗓子,那又为什么呢我问接下来才是唱歌。他们把这件事说成“唱歌”。说这样才有听众。说到底《徐阳的路》就是把前面那篇文章拉宽拉长,从我小时候喜欢用小木炭头到处画苹果树,到以“优异成绩”考入美院学习油画,毕业后分在群艺馆成为一名青年画家,曾经有过哪些作品,参加过哪些展出,后因画裸体模特儿遭人陷害,背上了流氓名声……江南生是这样开头的,“在三十二年前的一个潮湿的雨夜里,一个新生命在南城一条叫扁担巷的小巷子里呱呱坠地,雨夜是不是一种暗示呢?暗示他命运多舛风雨泥泞?然而孩子的妈妈,一位坚强的母亲,她不相信命运,她给孩子取了一个充满阳光的名字:徐阳。”可见江南生真是一个文章高手,把我妈也扯进来了。我妈给我取名时真有这样的意思吗?只有天知道。结尾时他说:“风风雨雨他都走过来了,如今他的路上充满阳光,这个寄寓了母亲深厚期望的名字最终预示了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徐阳的路上,将永远是灿烂的阳光。”这条“路”连载了半个多月,一天登一点,反正就是要一点一点地勾起人们对几年前的徐阳的记忆,又将几年前的流氓徐阳置换成今天绿岛娱乐城的总经理徐阳。

尽管冯丽不再担心吕萍的胸脯了,那又为什么呢我问但她还是想把我从公司里拉回去,那又为什么呢我问她的理由更充分了,她说:“你跟两个那样的人在一起,我真担心你会学坏了,人就怕跟坏伴,跟着坏伴就容易变成坏人。再说人家两个人亲亲热热,你夹在中间干什么呢?就算人家脸皮厚不当回事,你自己脸上不发烧?你以为人家跟你合伙是看得起你?那是拿你当个幌子,你愿意当幌子?又没你什么事,莫非你还有什么想法?”尽管这样,那又为什么呢我问我还是不肯接受他的帮助。我怕害了他。我知道做生意不是好玩的,那又为什么呢我问不能有半点差池的。我说:“包子,我真的很谢谢你,但是我不能给你当总经理,我知道我自己,我不是那块料。”洪广义说:“你这个人哪,让我怎么跟你说呢?”我说:“不用说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