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笑着打断了我的话:"休战,休战!今天我才知道你比我复杂得多。也许是生活给予你的更丰富的缘故吧!今天我还要搬家,以后再谈。我把一些东西暂时放在你这里,不反对吧?" 可是他笑计部长还跟我说

时间:2019-11-05 10:12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仙桃市

  陈佳说,可是他笑计部长还跟我说,可是他笑我是机关里第一个研究生,要我好好发挥作用,不过我觉得我现在还不太行的,我虽然读了研究生,但在机关工作我的经验太不够了,我怎么有资格给大家上课呢。万丽说,那最后计部长要不要你上呢?陈佳说,我想推的,但没有推得掉。计部长说就安排在下星期,连计部长都要参加呢。赵军说,你可真沉得住气,部长都要来听你的课,你怎么像没事似的,一点也不兴奋不激动啊?陈佳笑了一下,说,我担心还来不及呢。赵军说,到底研究生啊,素质到底跟我们不一样,宠辱不惊啊。陈佳说,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心里惊得很呢。赵军说,哪里看得出来,举重若轻的啊。

调了位子后的第二天,打断了我省委宣传部吴部长来讲课,打断了我沈老师介绍到万丽,吴部长高兴地和万丽握手,说,小万啊,这么年轻。万丽脸红了,说,吴部长好。吴部长又说,南州不错的,南州这几年的发展,领全省之先啊,尤其你们南州宣传部,工作更是出色。说了好几句话了,手仍然紧紧地握着万丽,好像在感谢万丽,好像南州市委宣传部是万丽开的。吴部长又问沈老师,你是班主任老师吧,我的这位小同行,学习怎么样啊?沈老师赶紧说,万丽的学习,没说的。吴部长点头,道,好,好,没给我们宣传系统丢脸,继续努力,我碰到你们计部长,会跟他说的。听到聂小妹和陈佳的名字,话休战,休对万丽来说,话休战,休既出乎意料,又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聂小妹援藏三年回来后,万丽曾见过她一两次,高原的艰苦生活,使她整个人的形象都改变了,本来很清秀的脸,现在变得十分粗糙,两坨高原红永远地挂在她曾经白皙的脸上了,说话的嗓音也变了,聂小妹自己还说,她不仅外表变化大,医生说她的心肺都比从前大了许多,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她的眼睛,她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坚不可摧的进取精神,依然如故。如果不是那一次党校发言的原因,她早就留在省级机关,也恐怕早已是副厅以上的干部了,现在把她放在南州副市长的候选人中,也是理所当然。陈佳这几年更是凭着她的出众的才能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更何况她还有着“老人家”这棵大树,残酷的命运,又把这三个人一起放到火上来烤了。

  可是他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听到万丽的口气戗起来,战今天我才知道你比我再谈我把孙国海开始小心翼翼了,战今天我才知道你比我再谈我把想了想才说,我听说什么?你指的什么?万丽说,你知道什么?孙国海更小心了,试探地看着万丽的脸,问道,你说哪方面的事情?万丽道,看起来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还要拣一拣才能跟我说?孙国海,想不到你跟我这么有隔阂!孙国海急了,说,万丽你别瞎想,机关大大小小的事情,每天都有许多许多,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事。万丽说,与我无关的,我说他干什么,总是跟我有关系的,我问你,向秘书长调走的事情,跟许大姐有没有关系?孙国海“啊哈”一声,道,那当然啦,向秘书长写文章想攻击平书记,不就是许大姐去告的状吗?听了伊豆豆的话,复杂得多也富的缘故吧放在你这里万丽不由想起当年选择进旧城改造指挥部时,复杂得多也富的缘故吧放在你这里康季平说,向问不想照顾你,他是真的要让你成长,让你吃苦,让你经历艰难险阻,让你到第一线锻炼。此时此刻,再回想当年的情形,万丽心中真是感慨万端。听伊豆豆说到这儿,许是生活给些东西暂万丽不由脱口道,许是生活给些东西暂换了我,我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提了。伊豆豆说,但当时我就想,恐怕黄了,至少又要等一等了。万丽说,为什么?伊豆豆说,你也不想想,如果马上提了,等于是被老干部骂出来的,而且,这可不是骂的别人,骂的是闻舒啊,老干部虽然高兴了,但闻舒的脸往哪里放。万丽说,闻书记的胸怀还是足够宽广的。伊豆豆说,胸怀再宽广也没有用,这不是胸怀问题,这是一个不能突破的口子,这件事情上让了步,以后无论老干部小干部,都去效仿,闻舒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万丽不吭声了,伊豆豆又继续说,果然不出我所料,下一次研究干部前一天,组织部把陈佳的材料退回了老干部局,让补充新内容,如果没有新内容,这次就不讨论,等老干部局赶紧补了新材料送上去,第二次的讨论已经结束了。万丽说,可刚才你跟陈佳谈起她的事情,她还跟你开玩笑,一点也看不出她有这样的遭遇,伊豆豆说,陈佳成熟得很快嘛。

  可是他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听伊豆豆说到这儿,予你的更丰万丽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予你的更丰这念头一起来,万丽心里顿时一阵狂跳,一时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更不敢再去直视伊豆豆的眼睛。伊豆豆也觉得奇怪,话说得好好的,万丽怎么一下子变了情绪,脸色也不对头了,伊豆豆有点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万丽身体忽然不舒服了,关心地道,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万丽却朝伊豆豆挥了一下手。万丽这只手一抬,一挥,伊豆豆的情绪也一下子低落下去,淡淡地说,那我走了。停顿了一下,今天我还要叶楚洲又说,今天我还要对了,我看到你发表在《南州晚报》上的那篇《香镜湖遐想》,到底是女秀才,我们坐在那里开了个会,你就出一篇美文。万丽有点不好意思,说,我也是瞎写写的,后来碰到一个同学,在晚报副刊工作,一定要拿过去发。叶楚洲说,你看看我们两个,配合得真是天衣无缝,你从文学的角度,我从经济的角度——万丽赶紧说,不是一回事,跟你们开发香镜湖无关的。叶楚洲说,你认为无关就无关啦,别人都认为有关呢。幸好这一把——话说到这儿,却没了下文,万丽也听不懂他说的“幸好这一把”是什么意思,正疑惑着,叶楚洲又说,一篇小美文,有时候也有政治力量在里边呢。万丽说,那我以后再也不写了。叶楚洲说,也不至于那么害怕吧。我认识好些女同志,尤其是当了领导干部的女同志,空闲下来,还都喜欢写写弄弄,散文随笔之类的,写写自己的心情和感想,有的也不一定拿去发表,就是写给自己看看的。这就是女同志和男同志的区别,也让我们自惭形秽啊。还是贾宝玉说得好,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臭泥巴做的。看起来,你们女同志的内心世界,确实要比男同志更清爽更细腻更美好。万丽笑道,我代表女同志谢谢你的鼓励。

  可是他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同学的发言开始后,搬家,以后,不反对周书记一直在认真地听着,搬家,以后,不反对有时候,还和右边的组织部董部长或左边的宣传部吴部长议论几句,但看得出不是在说其他话题,就是在交流听了同学的发言的心得,聂小妹的发言排在中间,这是聂小妹最满意的排列,她事先就跟沈老师提出过要求,一共十个人发言,她希望把她安排在第三或第四。沈老师就安排了,聂小妹跟万丽说,效果不一样,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刚刚进入这个环境,一般来说思绪都还没有稳定下来,精神还没有集中起来,发言的内容听不太进去,效果不会太好,到最后发呢,大家又都疲劳了,效果也不会好,所以中间偏前一点是最理想的。万丽说,还有这个道理?从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倒也要注意注意了。聂小妹说,你等以后吧。

头皮发麻,可是他笑一想到酒席上孙国海的模样,可是他笑心里的别扭就源源不断地涌出来,赶紧说,今天中午不行,我另有安排了。耿志军来气了,说,比这个事情更重要?我就不信。万丽打断他说,这是我的事情,与别人无关。耿志军也毫不相让,这是公司的事情,与公司每一个人都相关!伊豆豆看不过去了,对耿志军说,耿总,你没记错日子吧,今天是周六,双休日,你忙的什么劲?耿志军说,那你们又是忙的什么劲?万丽本来是对耿志军一肚子的气,但听了这些话,心里却动了一下,耿志军说得不错,资金问题这是公司目前的头等大事,她无论耿志军脸始终冷着,打断了我说话口气也始终是生硬的,打断了我这会儿开出口来,更像是要吵架了,女人就是女人,逞什么强呢,该喊人的时候,就喊人嘛。万丽道,耿总,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女人就是女人?耿志军明明还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生生地咽了下去,手一挥,说,不说了,没事就好,我就走,小白在车上等你。万丽也没有跟他道再见,就看着耿志军往走廊那一头走去,走到快要拐弯的时候,万丽突然喊了起来,你等等!

耿志军哪能咽下这口气。但这个决定是市政府同意的,话休战,休更是田常规默许的,话休战,休这两张王牌打在前面,耿志军拿万丽一点办法也没有,何况,万丽告诉他,这一笔交易,对双方都有好处,房产集团获利更大,因为叶楚洲以原价出让了城东的那块地,这是最理想的建造定销房的地点。耿志军如果是如此的简单,战今天我才知道你比我再谈我把惠正东又怎会为了他,提前介入这件事情,至少,在惠正东心里,耿志军是有位子的,是有分量的,是一个相当重的砝码。

耿志军是为了河西那块地来的,复杂得多也富的缘故吧放在你这里一进来,复杂得多也富的缘故吧放在你这里就是兴师问罪的脸和寻事生非的口气说,万总,听说向一方要追加百分之十的投资?万丽开始看到耿志军进来,十有八九以为他是来谈他的工作问题,没有想到耿志军开口就进入具体的项目,这哪像个口口声声要辞职不干的人嘛,万丽愣了一下,为了缓冲气氛,她尽量和缓地说,耿总,你是说河西那块地吧?耿志军没好气地道,除了那块地,万总是不是还有其他和向一方合作的项目啊?耿志军说话的火药味又出来了,许是生活给些东西暂溃不成军,许是生活给些东西暂那又怎么样,溃不成军也是活该,都这么搞,谁能不心寒?耿志军这话,是替周洪发抱不平的,早在周洪发事发之前,耿志军就到处说了,周洪发要是进去,那是太没有公理可讲,他是坚决不干了。许多人觉得耿志军太把自己当个人物,当个东西,你不干,你不干还能吓着谁呢?纪委听说周洪发的副手耿志军不干,就不查周洪发了?不是天大笑话?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